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从甲午海战看今天可能的东海之争

2018-10-28 12:33:44

从甲午海战看今天可能的东海之争

>   百多年前的甲午海战不仅是一场另国人扼腕的血战,更被很多人看作是中日两国在随后100多年的运势的转折点。今天中日之间又在东海进行着角力,这两者有什么类似、又有什么不同,是否在冥冥中折射着什么样的轮回。本人在此仅对自己的感受做一个片面的、简单论述,欢迎大家拍砖。

1. 首先从日本方面来看:

百多年前和今天的日本有不同也有相同。

不同点:

那时的日本国力相对于没落中的大清帝国还是较小。

今天的日本经济和军事力量都已经非常的强大。日本的经济力量已经是全球第二、军事整体力量在亚洲名义上弱于中国。

而日本也从一个君主有实权的帝国-国会政治,演变成今天似乎非常民主的党派政治。

相同点:

日本都是在经历某一种形式的经济和政治蜕变后,谋求更大空间的发展。而同时,这种生存空间发展不能够和欧美的列强索取,则只能和西面的邻居争夺对亚洲的主导权。

而这种争夺的愿望不是日本的政治体制,国民教育,法律观点所能够掩盖的。百多年前,清政府认为日本人的“国会政治”不会允许日本军队轻易地对中国开战。这种感觉同今天的中国政治家判断日本的政治态度是非常相似的。很多人说:今天的日本年轻人已经厌倦甚至害怕战争。今天的日本青年不敢想象同中国的战争。因为日本是一个民主国家,对于二战和原子弹的惨痛记忆仍然警醒着这个民族。

然而有谁可想象在百多年前的日本国民面对中国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时候,日本人心中是否有同样的恐惧和不安呢?而历史告诉我们――百多年前的日本人虽然真的怕,但还是上下一心、处心积虑地与中国一战,而且战胜了。今天日本对中国作战的利益驱动与100年前是相同甚至更为强烈的。而中日的力量对比似乎对日本来说更有优势。这种情况不能不说对日本人是一个强烈的鼓动。

日本人从心底不承认在二战中输给了中国。很多人认为自己输给美国,而中国只是搭车而上的。因此日本人的潜意识里存在一种再来一次真实公平交手的愿望。而且日本的文化和政治社会是一种奇怪的综合体。一种现代西方文明和传统东方封建思想的结合。这种结合的一个侧面形成高度的纪律和对于极限的追求,进而形成人性的扭曲。而这一切的因素同某些政治人物的个人抱负达成某种一致的时候,就会迅速转化为一种强烈的动力,使得日本在短的时间内撕下所有伪装和内部困扰迅速动员起来,同中国一战。而日本的国家力量在战后50年的时间里就是为这样一个时间准备的。

甚至在对手的选择上,都只有中国是的人选。日本环顾四周:

向东,日本不可能同美国动手,美国是主子。而且日本是被美国人彻彻底底地打服了,现在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和美国人较劲;

向北,日本还不敢立即同俄国人动手,俄国虽弱,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美国人都没有必胜的把握,更何况日本。再说万一打大了,日本人自己是收拾不了;

西北是朝鲜半岛,但这个地方更复杂。朝鲜半岛在传统战略上是跳板而不是目的地。更为麻烦的是半岛上是两个国家,一个是让美国人都头疼的,穷得就剩原子弹的朝鲜;另一个是看起来像盟友的韩国。所以在这里动手,日本人还没有什么手段可以避开错综复杂的矛盾。

综上所述剩下的就只有中国了。根据甲午战争的经验,对看起来像是中国盟友的人来说,被削弱的中国,会演变成更为开放的市场。所以只要对中国发起战争,很少有人会真正从实际上帮助中国。而中国现今的不结盟政策,也把自己束缚在没有军事同盟的情况。而所有战争前和战争中的非议,在战争胜利后,都会形成一种简单的结论:胜利者的结论。这点一百多年前的李鸿章已经有了深刻的体会。

2. 中国方面

不同点:

不同的地方很多。百多年前,我们是从传统的亚洲主导者走向衰弱,现在是我们从受压迫的大国转向有统治力的区域性大国。腐朽的八旗军变成了50年没有败仗的人民解放军。等等,我就不一一表述了。但是更值得我们要仔细的看一下相同点:

相同点:

中国方面的情况又是何其的相似:百多年前的中国是在刚刚经历内忧外患后,依靠对外的洋务运动――经济刚有起色。今天的中国也是依靠改革开放,经济刚刚迈向腾飞。而这种转变中,中国自身的经济都处在上升期。如果说这个时候日本不对中国拦腰一击,再等10年想和我们争老大,就来不及了。

百多年前后中国人均以为内政的稳定性远高于外交斗争。在大国际的框架内,日本不会有可能单独对中国开战。中国人都在想利用和平的方式,保存实力,拖延时间给自己的发展留下空间。只不过是百多年前的清政府是家天下,留点时间是自己能够多享受一下;今天的中国政府是党天下,争取点时间多发展一点。但同样的问题是,我们要时间,人家给吗?

更可怕的是连军队的情况都何其相似,号称整体实力亚洲,但是形式主义和技术装备的落后远逊于兢兢业业、处心积虑的日本军队。

3. 另外有一个双方态势的共同点

今天东海昨天的黄海,日本人的动作都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日本选择在朝鲜和东海与我们动手,都是为了以一个看起来相对小的,不牵扯中国国家核心利益的情况下,猛咬我一口。其结果都是:

如果日本败了,归结为一种海外的争执,变成一种局部冲突,大事化小。

如果中国败了,不仅可以重伤中国的北部临海的制海权、进而威逼中国的北京政府实际生存空间、割裂中国政府同朝鲜的紧密联系,控制台湾。

因此狼子野心不得不防。

4. 这百多年的轮回,提醒我们:

首先要大力发展军备,整顿军队纪律,提高战斗素养。认清敌我矛盾的本质,放弃幻想,力保一战。对日本的战备没有什么可犹豫的。美国顾及他自己的内部民主体制和全球战略,在短期还不敢与中国放手一搏。而日本只有我们一个敌人,又甘心当美国的马前卒,所以非常有愿望和我们一战,变成一个“正常国家”。

而且在充分做好战备的同时,采用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手段。放弃不结盟政策,与俄国组成同盟,形成军事上的利益集团。将中国的临海战争问题,变成区域或者世界性的问题――把中国的东海油气田,与俄国的北方四岛问题捆绑。充分揭示日本人欲在军事上卷土重来的狼子野心,压制住日本。不让这个心怀叵测的邻居有任何非分之想。

而如果必须一战就必须战胜、要战就必须打破枷锁血战到底、要战就要鱼死破。由于日本本身暂时没有核武器,而其核战略又是和美国捆绑的,因此单独对其进行核讹诈是不太容易的。所以双方必然是一种常规战争,其中海上常规战争将使重点。战术准备要立足现有装备,以一种低姿态,寻求一种一剑封侯的决心。战线要拉后一点,放弃曾经的御敌国门的想法,把敌人拉近了打,用整体国家资源同日本人来一个近海的歼灭战。中日之间的战斗应该是:谁靠近对方的本土开火――谁先死。

碧桂园金科尚合府
萬城聚豪
大艺电动工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