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广东罗定探索农村乡贤基金分担农民贷款风险

2018-11-28 15:24:12

广东罗定探索农村乡贤基金分担农民贷款风险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然而在广东不少乡村,由于缺少抵押物、找人担保难等原因,农民向金融机构贷款依然很困难。南方日前在罗定市采访时了解到,该市正在探索一条以农村乡贤基金分担农民贷款风险的新路,相关试点成效明显,即将在全市层面予以推广;而由政府财政支持的农户小额贷款补偿基金也已在去年底启动运作。

仅有“信用”无抵押仍难借钱

冬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陈沃章把一摞摞编好的竹蒸笼整齐地码放在屋前空地上,青色的竹片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股幽香。与大多数村民一样,陈沃章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这小小的竹蒸笼,一个月能收入两千多元。“家里上有老人,下有两个小孩,钱还是很紧张。”陈沃章说,去年夏天,大儿子顺利考上了广东工业大学,学费加生活费让老陈犯了难。

陈沃章找到农信社,希望能贷些款以解燃眉之急。虽然老陈是村里评定的信用户,但是由于收入低、负担重,农信社担心他没有偿还能力,拒绝了贷款申请。无奈之下,老陈想到了村里的乡贤基金。乡贤基金理事会讨论之后,决定用基金给老陈作贷款担保。十多天后,老陈顺利从农信社拿到了两万元的小额贷款。“自己幸苦点,明年把钱还上,等到小孩大学读出来,日子就好过了。”陈沃章充满信心地说,

“虽然‘信用户’可以申请小额贷款,但是只有信用没有抵押或者担保,我们确实很难把贷款批下来。”罗定市农村信用社主任助理沈杰坦言,这么做主要是担心贷款收不回来,形成金融风险。

对于一些希望扩大生产的专业户而言,信用贷款的额度又显得太少。泗纶镇镇委副书记邹庆林告诉,该镇是远近闻名的竹制品专业镇,其出产的竹蒸笼百分之九十以上出口,有些专业户想贷款五六万元把生意做大,但信用贷款只能借到3万元。

在宅基地、农房、土地承包权尚不能抵押的情况下,如何才能降低农民的贷款门槛?在罗定市有关部门的引导下,泗安村在去年年初尝试建立起乡贤基金,用民间资金帮农民作担保。陈沃章就是受益者之一。

遇天灾人祸基金代偿一半贷款

泗安村的乡贤基金,全称叫做“乡贤农户信用风险补偿基金。”基金的主要收入来源分三块:一是当地合生竹制品合作社每年经营净利润的10%;二是村中外出乡贤捐款;三是其他企业赞助。

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沈庆国介绍说,按照章程,只有“信用户”才能申请基金担保,担保额度一般是申请贷款额度的50%。假如村民贷款后因遭遇天灾人祸等不可抗力无法全额还款,基金将帮村民偿还一半贷款,剩下的一半则由村民自己偿还。村民在申请担保时必须承诺,一旦具备还款能力就要主动归还基金代偿的贷款。

沈庆国说,目前泗安村的基金已筹集到35万元,帮17户村民做了贷款担保,其中只有一笔贷款需要动用基金代偿。“夏天大雨,塌方把这户村民的房子压垮了,他要重建房,暂时还不起钱。”沈庆国表示,基金理事会经过讨论,帮这家人代偿了大约2.5万元贷款。

“农民个体抗灾能力比较差,这也是农户小额贷款风险高的原因之一。”沈杰说,泗安村有了乡贤基金的补偿机制,有效降低了金融机构的贷款风险,农信社对此大为欢迎。

有了乡贤基金作担保,村民贷款发展生产也更为方便。村民李炳南想通过收购散户竹制品再转卖给大出口企业的方式致富,但苦于缺乏启动资金。去年初,乡贤基金帮他担保,让他从农信社贷款5万元,如今李炳南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年收入超过12万,贷款已经在年底还清。“要是没有基金,再好的点子也换不来钱。”李炳南说。

300万元政府补偿基金已在去年底成立

经过一年试点,泗安村乡贤农户信用风险补偿基金运行良好,受到了村民和金融机构的一致好评。在其带动下,金融机构去年共为该村83户信用农户贷款250万元,受惠面大幅增加。在此基础上,泗纶镇已在全镇行政村建立村级信用风险补偿基金,罗定市也准备在全市范围内推广这一机制。

除了以民间资金分担农村信贷风险外,罗定还积极探索构建政府基金补偿机制。罗定市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说,根据云浮市的统一部署,罗定市在上月中旬正式印发了《农户小额贷款成本分担和风险补偿基金管理暂行办法》,由市财政预算安排300万元,设立补偿基金项目专户并专款专用。

据介绍,这笔基金采用了“政府+保险+银行”的三重风险分担补偿机制。基金运作后,将对金融机构、村(居)委会开展农户小额贷款的工作经费适当进行扶持分担;对贷款机构因发放农户小额贷款而形成的损失,则运用商业保险或政府基金给予补偿。罗定市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民间基金和政府基金“两条腿”走路,将有助于解决农村金融成本高、风险不确定等问题,鼓励金融机构加大支持力度,破解三农贷款难。

南方 袁丁 陈清浩

通讯员 潘泽辉

更多精彩:

数字营销

标签:

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
气动蝶阀
仓储货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