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延安鲁艺提出新剪纸概念

2018-11-30 19:48:12

延安鲁艺提出新剪纸概念

导言:2014年11月13日,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乔晓光关于剪纸艺术的第二课在中央美院开讲。上一节课介绍了世界剪纸的背景和大概分布,同时也介绍了中国从纸到工具的历史,这节课主要讲述剪纸在中国的分布以及民俗剪纸的特点。作为一个纸文明的发明国家,中国不但拥有近一千五百年剪纸的历史的背景,同时有将近三十多个民族有与剪纸相关的民俗传统,而中央美院的剪纸学科凝聚了三代人的心血。乔晓光教授提出,要把剪纸还原到历史和文化传统中来认知。 新剪纸的概念是中央美术学院早期在延安鲁艺的这些人提出来的,具体说是江丰、古元他们这批人。1942年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以后,响应毛主席号召到生活中去,到民间去,向民间艺术学习,确定了艺术为人民服务,用艺术的方式进行抗日宣传,表现解放区农民的新生活。如何借助艺术作为一种具有战斗性的武器进行宣传,在延安鲁艺的艺术创作过程中是有周折的。 一开始大家更多的是喜欢现代艺术,这个传统可以追溯到鲁迅先生倡导整个现代木刻。鲁迅推崇西方具有表现现实和现实批判主义的版画作品,像珂勒惠支,麦妥莱勒,包括德国的表现主义版画以及前苏联的一些具有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版画。这种版画传统对中国近现代美术观念影响巨大。而在延安首先要面对一个现实生活和一个国家的处境,同样工具和武器,如何让人民大众喜闻乐见,让老百姓看得懂,这是艺术的一个挑战。一开始通过黑白对比、阴阳立体的来表现,这种木刻印出来老百姓看不懂甚至觉得很好玩、很好笑。中国农民和农村的审美习惯不是文人画,也不是寺庙壁画,是木板年画和剪纸。剪纸和木板年画构成了普通农民在日常生活当中的审美判断和审美习惯,这是他所认同的一种文化习俗。在这个时候,延安1942年鲁艺师生们走向民间,走向生活。古元直接到村和乡里兼职当文书,直接在那儿工作,还有一些直接到前线,和战士在一起打仗,进行战地宣传。 在这个过程当中,延安鲁艺借鉴剪纸和木板年画创作了延安木刻艺术,延安木刻艺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借鉴民间的方式,让老百姓看得懂又直面生活,同时叙事方式和语言特点又借鉴了木板年画和剪纸的一种特征,消解了光影,比较正常合理的平面的透视方法,更多的是突出这样一个近景、中景和人物肖像或者是绣像的特写来表现解放区的生活,甚至好多直接用的就是窗花。古元用木刻的方式创作了很多新窗花,据说当时他创作新窗花表现解放区的新生活,农民识字,农民民兵,农民丰收,贴在窗户上被老百姓看到自己的生活上了窗户,特别喜欢。当时解放区提出扫盲,学文化,建设社会主义文明村庄,推崇新的价值观、新生活、新风尚。相对应的,延安提出新剪纸创作,用剪纸的方式来表现解放区的新生活,表现自己的新生活和新文化观念。延安鲁艺的艺术家们通过木板年画的方式创作新年画、新剪纸,又融合到木板木刻艺术当中创作了延安木刻具有时代感、表现解放区生活、具有民族特色的木刻艺术高峰,达到民族化。 后来有专家学者研究,所谓的 民族化 在延安时期其实就是民间化、农民化,用自己民族的文化常识和艺术叙事方式表达,鲁艺木刻大量表现生活,表现农民生活,直接把农民形象推向艺术舞台。而离开延安和这个特殊的时代后,我们又回到了学院派,回到了所谓艺术的经典,版画界再没有出现第二个像延安的高峰。虽然回到了经典,回到了语言的完美,技巧丰富了,但是文化特色却减弱了。 在延安,鲁艺时期中央美术学院代人学习剪纸、学习木板年画提出了新剪纸这样一个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在建国以后也影响了五六十年代的剪纸创作,早还进入了全国美术展览,新剪纸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 在延安的鲁艺基础上,中央美术学院不断地开拓加深对民俗文化内涵的研究和实践,靳之林先生、杨先让先生、冯真先生他们作为第二代人开拓了对剪纸背后民间文化的认知和发掘,我是第三代人。到了我们这代,剪纸作为非物质遗产,不再处于民间文化低谷,但是村庄开始发生变化甚至消失,这是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的问题。这个时候我们又借助剪纸申报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机会,开始脚踏实地的梳理、整理中国作为非物质遗产剪纸的一个基础田野,摸清家底,把基础田野的工作建立起来,为以后的剪纸学和剪纸艺术学提供基础和参照。 在这个基础上,中央美术学院近三十年一直在开剪纸课。江丰在延安时曾提出要在延安鲁艺要上剪纸课和年画课,要学习民间艺术,要把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引到高等美术教育当中来。这个梦想在特殊的战争年代没有实现。文革平反后,江丰做了中央美术学院院长,逐渐把延安鲁艺时期的梦想变为了现实。1980年建立了年画连环画系, 1986年变成了民间美术系,同时邀请陕北和甘肃的六位天才剪花娘子进行表演。这一系列举动在中央美术学院引起轰动,掀起了一个 到民间采风 到生活当中来 认识民间艺术的热潮,同时也有油画界教授提出,民间美术是一个第三体系,他既不是文人的也不是西方的,是一个独立的文化体系。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一路走来,,中央美术学院在全国高校当中开拓了民间美术学科专业的先河,奠定了发展基础,同时连接到新世纪非物质遗产一直走到了今天。许多人在民间美术处于低潮的时候撤退了,到了今天随着非遗的普及很多人又参与了进来。1942年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72年后的今天,习近平主席在文艺界的讲话依然在倡导走向生活、艺术为人民服务,强调文化的民族性。这72年,也是中央美术学院学科发展的72年,过程非常艰难。民间美术的学科建设依然是艰难的,在中央美院坚持七十多年来把剪纸这样一个文化物种从无到有,把剪纸从战争年代对艺术和情感的认知走到世界非物质遗产高度抢救、整理、发掘出来,同时引进源自非物质文化灵感的一种创作教学坚持了三十年。这是两条腿走路。一条腿踏在大地上始终坚定不移地来抢救、发掘、整理好好地抓住的一个机会把它抢救下来,不然就认识不到一个完整的中国剪纸文化形态,一条腿做学科。一个好的学科建立需要一个扎实的,符合文化遗产事实的完整的田野基础。在坚持基础田野的同时,中央美术学院成立了个非遗中心,同时建立了个文化遗产日,规范了中央美术学院的学科课程。

二手化工设备
好玩的手机捕鱼游戏
耐候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